「不行,」屈奧特說:「你以為錢是樹上長的?」
屈奧特確實寫過一本關於搖錢樹的小說,葉子都是每片二十元的鈔票,花朵都是政府公債,果實則是鑽石。這株搖錢樹吸引許說人在樹根四周互相殘殺,而屍體都化成了最肥的肥料。
事情就是這樣。
----p195,《第五號屠宰場》。

《第五號屠宰場》是馮內果在六十年代所寫的反戰小說,藉著書中不甚正常的主角畢勒勾勒出戰爭的殘酷面,殘忍、無情但不噁心,詼諧、有趣但笑不出來。而畢勒面對自身遭遇的態度讓人不禁想起《阿甘正傳》中的阿甘,但是阿甘的遭遇遠比畢勒歡樂許多。此外,馮內果也將時空旅行放進故事中,如麻花一樣把畢勒時空旅行和回憶交叉串在一起(請原諒我用麻花,而不用女孩子的辮子作為譬喻,因為我把 《第五號屠宰場》和一本描寫台灣小吃的書如辮子般交叉地閱讀)。

剛開始閱讀的時候,很錯愕與不解為何畢勒的四度空間特拉法馬鐸星球之旅會不時地跑出來串場,讀到後來卻漸漸體悟到這四度空間的特拉法馬鐸星球之旅在整個故事中具有畫龍點睛之效。畢勒總是用特拉法馬鐸人那第四度空間看待世事的角度來面對遭遇與死亡。特拉法馬鐸人告訴他,在當下那人那事那物雖然消失了,可它們卻一直存在過去的時空中,他們對生活在三度空間的地球人悲傷於人事物的消失感到不解。

如果我說人生像是卷膠卷,那馮內果鐵定是個愛惡作劇的剪接師,把畢勒的人生用剪刀卡喳卡喳地剪斷,然後又把這些碎片隨機地灑落在這本書中。但,我們又何嘗不是這樣儲存自己那醜不拉機的故事,三不五時挑出來自給復習一下或是向別人說書。更有時很幸運地剛好有片碎片貼到眼睛,那自己將只能接收被這碎片過濾過的訊息,自己放出的狗屁也將被它過濾,如同特拉法馬鐸人觀賞動物園裡的畢勒一樣。

最後,我很慶幸自己這隻沒耐心的瞎貓可以渡過那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的開頭,在迷霧中碰到死秏子撿拾到一些馮內果的智慧。給對於這本薄的很有份量的小說有興趣的人,如果一開始困擾於那紛亂無序的劇情,請撐過去,一切都會在最後一個字映入眼簾之前串起來的。

期待《貓的搖籃》與《泰坦星的海妖》。

第五號屠宰場 Slaughterhouse-Five
作者: 馮內果(Kurt Vonnegut)
譯者: 洛夫
出版社: 麥田
頁數: 256頁
http://www.cite.com.tw/product_info.php?products_id=12427

080406 134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870334 的頭像
u870334

Solitary

u87033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