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倒影就像捕捉虛數一樣。水面就像「0」,頭起頭是現實,低下頭是虛幻。

RIMG0009.jpg RIMG0010.jpg

 

DSC02285.jpg

昨日,參觀北美館展出的莫內展,離館後約莫是五點半。不知道是不是受到看展的影響,雨後的水灘在眼裡特別藝術。最早開始注意到水面、窗面倒影是在二〇〇八年冬天的清大校園,走過室內泳池旁正好下午四點,太陽正準備下山,倒映在窗面上的樹影讓人一時無法分辨哪邊才是室內。

 

   

RIMG0025.jpg RIMG0020.jpg

北美館靠中山北路側正好是一大片窗戶,窗戶正好可以將夕陽捕捉入「0」的另一端。有時和室內建築交錯一起,成了不協調的美。

 

 

   

RIMG0022.jpg RIMG0049.jpg RIMG0043.jpg

白牆倒影既逼真又虛幻。毫不遺漏地將樹枝的細節全描上,卻也同時層疊了一公尺遠、十公尺遠、一公里遠的樹影。在倒影的世界,距離感被消弭了。

 

    

RIMG0035.jpg RIMG0039.jpg RIMG0030.jpg RIMG0027.jpg

窗的倒影有時是那麼真實,欲使人一往探究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870334 的頭像
u870334

Solitary

u87033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