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我的大背包塞滿旅行時吃過的美食,住過的旅館,搭過的飛機,參觀過的博物館。那我的雙手上一定提滿數不清的意外發現。
在外灘的永和豆漿裏嚼著沒什麼味道的蟹黃燒賣,隔著落地窗我和皮膚黝黑的遊民、民工比鄰而坐,不約而同望著近在咫尺卻遙不可及的東方明珠。

座落在鐵樹斜胡同的腳踏車出租店,老闆是位樸實的老北京,從他不時流露出無奈的表情中,讀到了他在這胡同、這北京、這中國的所見所聞。

在上海發現磁浮列車,在北京發現烤鴨,在馬來西亞發現蘭卡威,在新加坡發現萊佛士,這些幾乎都是可以丟進我的大背包。然而我卻在新加坡、馬來西亞發現臺灣。

u87033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